您的位置:

首页> 暴力虐待> 日本高清一道本一区二区三区

日本高清一道本一区二区三区 - 成为人妻后的不幸遭遇

第一章        姦计得

  「恭喜这对佳人结为夫妻,让我们一起举杯祝贺这对新人。」

  今天是"俊昌"与"佳琳"的结婚喜宴,俊昌是一间外商贸易公司的副理,身高170公分,年龄36岁,与女主角佳琳相差了10岁之多,在交往了一年多后,终于抱得美人归,说到新娘佳琳,人不但长得漂亮且又有女人味,26年纪的她,身材正保持在最佳状态,163身高、27吋细腰、C罩杯丰奶,这梦幻般的姣好身材,再加上那甜美可爱的脸蛋,正是许多男人追求她的原因之一,但今日也让许多的男人梦想破灭了。

  「恭喜佳琳姊,找到了个好归宿,俊昌哥不但事业有成,而且长得又帅,这下子终于能让公司一群追求妳的男人们死心了。」与佳琳同部门的芳瑜故意说给在场的某些男同事听着。

  「好了,芳瑜!我都嫁人了,不要再说这些无聊的话,妳也快快找个如意郎君嫁了吧!」

  一群人正在这对新婚夫妻的家中闹洞房着,故意不让他们早早就寝去入洞房办事。

  「那我们来敬新郎新娘一杯,祝他们白头偕老、早生贵子!哈哈哈!」

  「敬一杯那够!?俊昌哥娶走了我们公司最美的一朵花,害我们以后都见不到了,少说也要喝个五杯才行!」

  就这样新郎俊昌被闹着不得不喝下许多酒,断断续续被拱着喝了好几杯调製的恶作剧混酒,果然没多久后,整个人已慢慢进入恍神状态,随后就这样晕醉过去。

  「你们也乱得差不多了吧!新郎都被你们给灌醉了,今晚不就要让我们佳琳独守空闺了吗!」志成正为佳琳忿忿不平中。

  「志成组长!那才是你真正的本意吧!刚刚我看你才是不停地起鬨,叫新郎喝酒呢!」

  「那‧‧‧那有这回事!走!走!走!时间不早了!我们该让佳琳好好休息了!」

  在场官阶最大的张志成组长,是佳琳工作部门的长官兼前男友,知道下属正故意数落着他,"丢脸转生气"命令大伙们通通离开,不準再继续打扰下去了,可见心中仍有一丝丝牵挂着佳琳。

  「对了,佳琳!恭喜妳找到了个好老公,我真的很替妳开心,来~这杯酒给妳,大家再乾杯最后一次,祝福他们永远幸福美满快乐!!」

  「嗯!谢谢你!也希望你快点早到属于你的幸福,志成。」昔日旧情人的祝贺,让佳琳顿时也只能说说客套话回应着,结束这段尴尬的场面。

  于是一行人姗姗的离开这对新婚夫妻所住的公寓五楼,留下了已有些许醉意且疲惫的新娘和早被人灌醉到不省人事的新郎,佳琳将酒醉在床的俊昌脱去西装衬衫后,随手整理了一下满是酒瓶、食物的客厅,但不知为何突然觉得浑身热了起来,还不停冒着冷汗。

  「叮咚!叮咚!」

  「疑!这幺晚了,会是谁?该不会那个糊涂虫忘了带走东西吧!?」

  「是谁!」佳琳边收拾东西边向大门喊着。

  门外久久无人回应,此时门铃声又再次响起,她走近门边隔着猫眼看去却空无一人,她从小胆子就小,更怕有甚幺妖鬼蛇神的,但想说一定是同事们的恶作剧,二话不说,解锁开门地大喊着:「是谁!」

  但门外宁静的走道上仍旧空空如也,她也不多想甚幺,害怕地赶紧关上大门,继续把最后几样东西给收拾乾净,身体依旧发热到浑身是汗,便边走边脱的到浴室内好好梳洗一番后就寝入眠。

  待她步入浴室脱去身上的胸罩时,一对丰满豪乳顿时挣脱束缚而弹出,看似嫩白的乳房上,还清晰可见那淡色的乳晕以及平贴的粉色奶头,连同内裤脱去的瞬间,更清楚地看见佳琳为了今天的婚礼,特地将阴毛给刮得一乾二净,露出着滑溜的白虎嫩鲍。

  可惜在场没人能欣赏到这如此诱人的身体,随着时间的步调,佳琳涂抹着肥皂清洗着全身,正当闭眼搓洗着乌黑的秀髮时,突然门铃又响了,但这回她并没有听到,淋浴间的水声掩盖了门铃声,等响了三~四回后,铃声没了,但大门门锁却喀嚓一声的被转开,一个陌生男人正在此时偷偷摸摸地溜进来了。

  他机灵的关上大门、锁上门锁,观察几秒钟后,发现佳琳正在沐浴洗澡,悄悄地先把客厅的灯给关掉,热血沸腾地走到浴室前想偷看,没想到浴室的门竟然没有阖上,潜入的男子便小心翼翼的尝试将门给推得更开来些。

  「〈太好了!!居然没有锁上,让我来好好瞧瞧。〉」

  门边出现了个小小的门缝,露出了从内散发而出的余光,正在哼着歌洗澡的佳琳并没发现到竟然有个陌生男人已闯入屋内,而且还大胆地在偷看她洗澡,她的肉体就这样毫无遮拦地让人给免费观看着,让陌生男子目睹了眼前如此动人养眼的赤裸身躯。

  「〈这身材真是棒透了,总是让人看了为之兴奋啊!〉」

  佳琳涂抹着胸前丰满的双乳,沾满着肥皂泡泡的双手,不停游走抚摸在滑嫩的双峰间,见着此景的陌生男子,胯下的性器立即充血肿胀而变大,撑大变长的老二就这样卡在左侧的裤管中,害他难受到赶紧解开裤裆,将闷住的老二阳具给解放出来,当他掏出勃起老二的瞬间,一根17公分左右的粗长直屌,已直挺挺地翘举在空中。

  「〈干!!!来了!来了!药效开始了!〉」

  没想到佳琳在洗澡的同时,居然暗自抚摸着下体自慰了起来,随着莲蓬头沖下的热水喷散着全身,她正倚靠在墙边蹲站着,一手抓弄着胸部、一手挑弄起下体,仰头呻吟地体会着从下体传来的神祕慾望,随着手指一波又一波地上下触动着阴蒂,全身的慾望也感觉越来越强烈了。

  「喔~嗯~~喔~好想要~喔~喔~」

  陌生男子靠在门缝上,看着佳琳性慾越来越强,手指已伸入到阴道内自慰起来了,而且速度与力道也逐渐加强,发浪的呻吟声更是愈加淫蕩,他猛盯着佳琳因剧烈晃动的起伏摇晃的两颗奶子,竟然开始搓弄起跨下那猛虎出笼的巨兽。

  「〈哈哈!!没想到这药那幺猛!看来等等有得玩了!〉」陌生男子已在心里盘算着等等要如何操翻她了。

  没想到佳琳被下了媚药!!但到底是被谁下的,原来这陌生男子就是佳琳的上司加前男友─张志成!!在刚刚大伙要离开之前,他加了媚药在一杯酒中递给了佳琳,而且她最后还将那杯酒一饮而尽,他早有预谋的计画着,在今晚新婚之夜大家在闹着洞房之时,趁大家不注意的时候,偷偷拿走了佳琳包包中的房门钥匙,然后不停藉机灌醉新郎俊昌,最后离开之前把媚药下在酒中让她喝下,如今一切计画都按照他的剧本走着,就只剩下最后一件事情了,强姦她!!

  「啊~喔~好爽~啊~啊~啊~~呼~呼~」

  佳琳最后终于自慰着小穴而达到高潮,才稍微减轻因媚药所产生的慾望刺激,此时已高潮兴奋完的她,全身正颤抖着感受高潮所带来的快感,努力地撑起身体,裹上了条大浴巾,摇摇晃晃地走出浴室,志成迅速地躲到漆黑的客厅角落边,等待时机上前强姦她。
  
  「疑!刚刚我有把客厅的灯给关上吗!?」

  佳琳正思索摸黑着想走回不到相隔几步路的卧室去,但似乎刚刚太过于刺激了,整个人开始头晕目眩,才走没三步路,双脚竟无力发软而扑倒在地,任凭她想使出力气爬起来就是没办法,但更特别的是,才刚刚自慰完高潮的她,阴道深处竟又传来一阵迫切的淫慾需要,淫穴又想着再次被填满的渴望,过了一会儿后,躺在地上而无力爬起来的佳琳居然解开浴袍,又将手指伸入进发浪的淫穴之中,开始淫声叫了起来。

  「啊啊~好热(阴道)~啊~好热~~喔~老公~~老公~~嗯~老公~你醒醒~我想要你~ㄤ哼~老公~~」佳琳按耐不住心中的强烈慾火,努力呼唤着仍躺在床上醉到不省人事的老公。

  「嘿嘿嘿!开始神智不清、胡言乱语了吗!?看来应该可以出场了!!」

  志成躲在漆黑的客厅角落中看着这幕场景,邪恶的暗暗窃笑着,两腿间的老二仍旧硬朗地期待着,此时的他早在一旁赤裸着全身,慢慢地靠近倒卧在地的佳琳。

  「老婆~妳怎幺了!」志成竟假装成俊昌叫着,难道不怕被认出来嘛!!

  「啊~老公!老公!抱紧我,我想要你~我好想好想要你~快干我!ㄤ~老公~快干我~我受不了~」

  没想到佳琳已失神淫蕩到了这种程度,一听到男人的声音,竟以为是自己的老公俊昌,不断祈求着被人干,极度渴望肉棒赶快填满她内心的空虚。

  志成顺势抱起赤裸裸的她,将她放在漆黑黑的客厅沙发上,把她两腿屈膝的打开后,用手轻轻地触碰起阴唇上的敏感阴蒂,就才只是微微地碰了一下,竟然让她像被触电般地上下抖动起双臀。

  「啊~啊~阴道里面好热~好热~啊~老公~快帮我!我受不了~快干我!」

  「是嘛!那我先来帮你降温一下!」

  志成马上压着她大腿内侧,整个脸贴近到淫穴上,用着厚实饱满的舌头舔弄起阴蒂,顿时佳琳浑身舒畅,叫起嗲声嗲气的淫声,不久便看她爽到整个人挺起了腰臀,似乎在无意之间自个儿悄悄地高潮了。

  「ㄤ~老公~~快进来~不要再舔了~我要你那根~快给我~快给我~」舌头的滋味似乎不够满足她那已深陷的淫慾,内心满是渴望着更强烈的快感。

  「〈这媚药果然厉害,记得以前做爱的时候,就算用手指抠弄她小穴,也没见她潮吹过,现在不知道能不能。〉」

  志成回想起曾经跟佳琳做爱时的记忆,马上心念一转,对着正在兴奋中的小穴伸入狼爪,直接用两指抠挖起那即将溃堤的淫穴,只见原本微开的阴道口变大,密合的肉壁瞬间被撑开,湿滑的皱褶肉壁紧紧包覆住双指,手指开始对着阴道进进去去的加快速度,从穴内不断地带出许多黏答答的淫汁,穴中手指突然一阵急转微曲向上,对着已出汁的穴内猛抠。

  「啊~老公~这样好爽!好爽啊~老公~啊~~啊~」

  志成熟练地用指腹向上勾拉抠着,瞬间就找到了最为敏感的G点抠弄,抠爽到佳琳淫声不断,此时志成清楚地感受着阴道内的褶皱嫩肉已经兴奋地膨胀,满满地包覆着两指,随着他施加的力道越来越重时,更能体会到阴道内的肌肉收缩,伴随着爱液也大量的同时分泌而出,阴道变得非常的湿,隐约可以听到噗滋噗滋的水声。

  「ㄣ呀~老公~我想要去尿尿~ㄤ哼~ㄤ哼~我快要尿出来了~」

  「不行!!等等!!要忍住喔!老婆!有听到吗!?再忍久一点会更爽喔!!」

  志成督促着佳琳忍住刺激的同时,自己则是加重指腹的劲道,大幅度的抠弄起就快被潮吹的淫穴,决心要让佳琳好好的体验一次潮吹的滋味。

  「噗哧~噗哧~噗哧~」阴道内的水声更加明显了。

  「呀啊啊啊~老公~不行了!我忍不住了!呀~~要尿出来了~要尿出来了~呀~呀~」

  一道涌泉立即从尿道口朝上猛烈喷出,喷了将近2~3呎之高,随后还不时颤抖着下体喷洒余尿,此时阴户已兴奋到大阴唇隆起向两侧外翻,小阴唇则是充血呈现着暗红色,穴口更是开开合合地收缩着。

  这是她前所未有过的快感,因为跟老公俊昌在一起也有一年多之久,从没体验过如此激烈且有技巧的潮吹快感,瞬间尝试到被手指爽抠的痛快高潮,喷出人生中第一次的潮吹淫水,彻底畅快的抒发了心中那迫切的淫慾,把客厅沙发、桌子喷得到处都是。

  「呼~呼~ㄣ~ㄣ~呼呼~~」佳琳已兴奋过头的喘息着,没体验过如此激烈潮吹而兴奋过头的佳琳,全身爽到不断的抽蓄颤抖着,原以为老公俊昌会等她缓和一歇后再继续,但现在这人根本就不是俊昌,而是一个将她下药等着强姦她的禽兽前男友。

  此时已爽到有点虚脱的她,无力的双脚却马上被志成给抬起撑开,而且还刻意大动作地撑开双腿,佳琳两腿被撑向两侧到超级无比开,几乎是180度的劈腿了,原来志成知道佳琳已练过瑜珈好几年,这动作对她来说只是小Case,暗红色的阴唇口仍高潮剧烈的缩放着,还在持续流着刚正潮吹完的淫水。

  就在下个瞬间!!收合中的小阴唇口被成型的菇状龟头给撑大开来,足足被撑开到5公分左右的开口,没想到此举竟让佳琳为之兴奋,这就是她今晚最期待的一刻,也是志成最终的计画之一。

  「呃!啊!呃!呃!(佳琳倒抽着好几口气!)啊~」由于阴道兴奋过头,让整个阴道内壁肌肉紧缩到不行,好加在里面早已湿透润滑,才让志成这根粗壮的阳具得以顺畅的插入。

  一根生猛的粗硬鸡巴已硬生生插进了一半,立刻将她淫蕩空虚的内心给填补了不少,志成满意地看着眼前的战利品,在搓揉玩弄两颗兴奋凸起的粉色乳头奶子后,又再驱身向前,将整根伞菇状的龟头直插到湿滑的淫穴深处,肉棒深深地干进佳琳阴道了,他缓慢地来回抽动,几下之后,忍不住心中的悸动,直接奋力摇臀开干了起来,粗鲁地把小穴干撞到啪啪啪地响个不停。

  「呀啊~你今天那根好粗好硬啊~老公~呃!!呃~~」佳琳竟然任由志成这样粗鲁的猛干。

  「啊~老公!!老公!!你这样撞好爽啊~喔~啊~啊~~我要又爽了~啊~」没想到志成粗暴式的性交,竟让佳琳备感兴奋,马上又要爽到高潮。

  「喔喔喔~老公!要来了~啊~用力干我!喔~用力干我!!啊~啊~」

  「〈干!这药效真猛!以前要是这样干她,包準痛到哀声痛叫得没完没了!现在居然爽成这副德性,干!看她被我干成这样,真是爽啊!!今天晚上就把以前没狂干的份都给它还清!〉」志成又加重干击的力道,狠狠地拉长距离,然后重重地撞下,凶狠地猛干佳琳那已深深中毒的淫蕩鸡掰。

  佳琳又被志成如此猛干到产生起快感,此时阴道被填塞的满足感,是俊昌鸡巴到目前为止让她感受到最充实的一次,不过这并不是俊昌的老二,实际上俊昌阴茎勃起时的长度不到15公分,直径也才快4公分,完全跟现在插她的鸡巴无法相比,而这根鸡巴勇猛的程度,她还没真正的体验到,随着她淫蕩的要求,志成渐渐加快了速度,大力地狂干起这个已经欲求不满的淫蕩人妻,干到她喘息吶喊的淫叫声更加剧烈了。

  「啊~老公~老公!你插得我好爽啊~ㄤ~ㄤ~ㄤㄤㄤ~老公~我快不行了!啊~干我!ㄤ~用力干我!我要爽了~我要爽了~ㄤ~ㄤ~」不知道是佳琳本身就淫蕩,还是酒精加上媚药的刺激,让志成是为之惊讶,第一次听到她说着如此淫秽的话语,让他整个人更是格外的兴奋无比。

  硬屌粗棒快速的猛干,直接让她连两次尝到极爽的高潮,爽到全身都在颤抖且还不断地抽蓄,没想到媚药带来的效果如此之大,在连续高潮的极度刺激下,佳琳居然已被志成猛干而爽到几乎晕厥了过去,两眼已呈现恍神的倒在沙发喃喃呻吟,从没高潮爽到过如此境界,她彻底地爽过头了。

  「呼~呼~呼~」志成也不停地喘气暂且休息着。

  鸡巴缓缓地抽离出高潮紧缩的小穴,志成似乎察觉到佳琳似乎被他给干晕了过去,两眼紧紧地闭目着,他大胆地将客厅的灯光开启,看着那卧躺在沙发上的裸女,果真已晕昏了过去,两眼时不时地微张翻着白眼。

  「哈哈哈!被我干晕了吗!也好!那接下来就留个影片做纪念吧!」志成拿起扔丢在地上中的包包,取出今天用来拍婚宴的手提录影机,这也是计画当中的一部分,他与佳琳的性爱影片。

  他开启录影开关,左手拿着器材拍摄着倒卧中的佳琳,镜头拍着已连续经历两次高潮的小穴,大小阴唇口已兴奋到纷纷肿胀浮大,外观的颜色更显得红润有光泽,淫蕩的汁液更是沾黏在整个阴道口,而且不只是下面起了变化,两颗细嫩的乳头也已兴奋刺激而硬挺着,当志成碰触捏夹起乳头时,佳琳又像触电般似的,身体立即大大地抽蓄不断扭曲晃动,这一幕幕都全给他拍下来了。

  「〈看来以后用这个影片威胁她,再打上个几砲应该都没问题吧!〉」志成心中已暗自算好如意算盘,打算用这个影片当作筹码威胁佳琳日后乖乖就範。

  正当她娇弱地躺在沙发上大口大口的喘息呻吟时,志成又将她给翻转过身,拉着她纤细的嫩腰把白嫩光滑的双臀给挺起,由于她爽到过于疲惫无力,上半身已累趴到贴躺在沙发上,双脚屈膝的跪在沙发,一对丰腴的翘臀正饥渴诱惑地对着志成跟他手中的摄影镜头。

  突然一个巴掌声狠狠地落在翘臀上,接着大阴唇被他右拇指给拉扯开,使得阴道口被撑大开来,佳琳反射性地使力将穴口给缩阖起来,却反被志成用食、中指伸入穴中,刻意地将洞口给粗鲁地撑得更大些,在经过手指跟鸡巴的洗礼后,志成拿着摄影机往撑开的阴道内打光瞧去,洞内已是满满的白色分泌物,甚至还隐隐约约看到底部的子宫颈口,也被他干到微微地红肿了。

  「ㄤ~ㄤ~嗯哼~ㄤ~」佳琳又开始微弱的呻吟着。

  志成似乎知道又触动了佳琳体内的淫慾,手指粗鲁的移出后,又害得佳琳呻吟了一声,在看完穴底的美景,鸡巴早已又蓄势待发,下一秒钟,穴口就马上感到结实烫热的龟头抵进,且似乎又比刚刚胀得更大更粗些,阴唇口边的嫩肉直接被挤进到洞内,整个穴口被满满地塞到没有丝毫缝隙,镜头从上拍着硬屌一寸寸地没入到双臀之间,钻进湿黏的肉壁当中,直到顶到深处为止,竟然还有着1公分左右的鸡巴遗留在洞外,无法再更加深入了。

  「ㄤ~老公!好深~好深~顶到底了~ㄤ~」想不到佳琳还有余力说话,大概是鸡掰又淫蕩的想要了吧。

  其实志成比俊昌的老二还大上4公分之多,少说也快18公分,极为粗硬的阴茎不再理会无法深插到底,频频开始抽动了起来,粗大的阳具摩擦刺激着满足淫穴,使得佳琳又再度极情地呻吟哀嚎,因为这实在是比老公俊昌的鸡巴大上许多,龟头硬邦邦的程度不断摩擦刺激在她花心上,随着鸡巴一次次地挺进,发出更为爽快澎拜的淫蕩叫声,任谁听了也会激情地回应猛干狂插。

  「呀啊~呀啊~又爽了~ㄤ哼~老公~你今天好厉害~好爽啊~ㄤ~老公~喔喔~干我~干我~」

  志成又听着佳琳发浪的淫叫声,竟突然抽出鸡巴,将手中的录影机架设在一旁的桌上,接着快速地返回到佳琳的翘臀后,一双掌劲紧贴在翘臀上,用着拇指力道把大阴唇给拉扯开,让粉嫩鲜红的阴唇露出一个明显的唇口,接着努力地将壮硕饱满的龟头顺着湿滑穴口顶进,她感受着粗壮的龟头彻底撑开了整个淫穴口,停顿在阴道前端而肿胀着。

  「ㄤ~老公!插进来~干我!我想要~我想要~」佳琳极度渴望着膨胀在阴道口的粗壮龟头。

  下一秒钟,一声惊天动地的惨痛淫叫声如雷贯耳的响起,原来小穴被整根硬屌猛力地一口气狠干到底,狠狠地撞击在最深处的子宫颈口旁,彻底的灌满整个阴道,瞬间爽到挺起累趴在沙发上的身躯,放声大肆淫叫。

  「呃啊~~老公!好深~好深!呀啊~~太爽了!啊!啊!~~啊!~~」

  佳琳这次被深插狂干的鸡巴插到是又痛又爽,让她整个人从晕眩中清醒了许多,吃惊地想着今晚老公的鸡巴为何如此粗长,甚至还能顶到碰撞着最深处的子宫颈口,原想转头探个究竟,但眼明手快的志成已先行一步又从后将她给压下,然后使劲地从后加快猛干狂插,使得正在思索怀疑的佳琳忘却一切迷惘,深陷阴道被急速猛干到极度爽快的漩涡当中。

  「啊~~哇啊~不行了~ㄤ!ㄤ!!老公~我不行了!我不行了!啊!啊啊!!」

  佳琳又被干到高潮了,但这次腹部已经爽到简直快要抽筋,志成深顶在底部动也不动地看着她因高潮而淫蕩颤抖中的身躯,在稍稍停顿了片刻几秒钟后,便将高潮中的她双手拉扯着向后,一阵晴天霹雳的冲击速度猛烈驶来,狠劲贯穿着正高潮紧缩中的小穴,佳琳吃惊地狂声大叫,全身绷紧着神经,就连阴道也紧缩地强烈吸附住粗鲁摩擦中的粗硬鸡巴,穴口紧实的程度让阴唇边的嫩肉不断地被反覆干进抽出在洞口。

  「啊啊啊~啊~~咿~呀~~啊啊啊~~」

  她咬着牙根强忍着自以为是老公的志成粗鲁猛干,除了尖声大叫外也只能等待着他快快缴械喷精了,在历经狂速猛干将近30多秒钟,志成终于往前紧紧捏抓着两颗大奶到变形,深深地将龟头用力地挺进在子宫颈口边,强劲地喷出烫热的精液,一次又一次地抽动贴靠在她圆润的翘臀上,佳琳同时也感受到龟头在体内狂泻的悸动,老公终于射精内射到子宫了。

  「嗯哼~呼~呼~呃....嗯哼~呼呼~呃....」佳琳急促地喘气着,挺着身子被志成从后方抓着奶子在空中不停抖动抽蓄。

  志成脸上满带着射精完的灿烂笑容,得意的将射精后的鸡巴缓缓拔出,此时阴道口已被他粗鲁的性爱方式干到大开,不像先前那样快速的阖上,就当龟头抽离身体的那一刻,一股浓稠的白色精液伴随着微量血丝瞬间快速流出,直接一大坨的流出到穴口滑落,佳琳稚嫩的子宫颈口已被他粗暴式的性交干到有些受伤了。

  而且最终极为变态刺激的强烈突刺,使得佳琳已完全撑不住身体,瞬间趴倒在沙发上,真的一动也不动到被干晕厥了过去。

  「呼荷~荷~呼~荷~晕过去了吗!!」志成也大口大口地喘气着,毕竟最后他用尽了全力猛烈干着。

  他拿起桌上的录影机再次对着佳琳拍摄,将她翻回正面地躺在沙发上,从头到脚拍着这个被他狂干到高潮而晕厥的新婚人妻,最后还撑开她的双脚,拍着从私密部位缓缓流出的混浊精液,甚至还用手指抠入将深处的大量精液不断挖出。

  「哈哈哈!射的还真多!好久没这幺激烈的做爱了,真是爽!难怪射得这幺多,不知道会不会怀孕!!」

  他事后擦拭乾净好佳琳的身体后,便将她给抱回卧室床上,此时的俊昌仍旧还醉醺醺的呼呼大睡,丝毫不知道自己新婚之夜的老婆,已被人下药狂姦到高潮数次,更惨的是还被中出,带了现成的绿帽子,志成离开前还拿走了大门钥匙,将大门给反锁上!

  「〈下次再想个办法来好好干她个够!!〉」才刚干完下楼中的志成,竟已开始想着下回再次淫姦佳琳的计画。

  毕竟被下药又让人给干到高潮数回,消耗了大量精神与体力,佳琳竟然昏睡到隔天中午过后才慢慢清醒。

  没想到起床后的她,头痛欲裂的一脸茫然看着躺卧在身旁的俊昌,身上居然还穿齐着婚宴时的背心与西装裤,一点都不像是脱下再穿上的样子,不经让她疑惑着,难道昨晚记忆中的激情全都是一场梦境吗!?正当怀疑是否在作梦时,起身下床她为之一惊,因为阴道正有股液体缓缓流出,她用手去抚摸,没想到竟然是坨带着血丝的黏稠液体,这才惊觉一切应该都不是在作梦,下体更传来阵阵的剧痛感,到底昨晚热情地与她欢愉做爱的人是谁,难道真的不是俊昌嘛!?要是问了他,他说不是的话,那该怎幺办才好!!

  胡思乱想的同时,被内射的精液似乎又要从穴口滴出,马上感觉又有东西正要缓缓地流下来了,看着亲爱的老公俊昌那熟睡的脸庞,她不再多想,直冲浴室将被玷汙而疼痛不已的小穴给沖洗乾净,打算对老公绝口不提昨晚的事。